Press On

Restore Rebuild Renovate

转载——东方月: 那些失落的身份

母亲节时看到这篇文章,深深被打动。。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一个人多少会憑所拥有的身份名号来定义自己的价值。有一天这些定义自己的东西忽然没有了,那时,我们是谁呢?

 

圣经里有一个特别的故事,有一句特别的话,在《路得记》一章五节:剩下拿俄米,没有丈夫,也没有儿子。

 

拿俄米是一个女人,一个妻子,一个母亲。

如果问,女人觉得今生最重要的是什么,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?有许多地方女人嫁了人之后就没有自己名字了,从此改叫某太太,后来生了孩子就叫某某妈。这不是被逼的,这是她们的幸福,是她们找到自己的一个方式。有时偶尔迷茫一下自己是谁,一看见孩子,她就找到了自己,原来我是某某妈,这就成了身份的一个关键印证。

女人似乎可以不要所谓成就,甚至可以失去名字,但她不能没有丈夫,不能没有孩子,当这两样都没有,她还可能拥有年轻,当青春都没有的时候——这个世界怎样来看待她?她能够被称做什么,来定义自己的价值呢?

这个故事写道:只剩下拿俄米,没有丈夫,也没有儿子。并且她已经年迈了。

 

曾经,拿俄米和我们多数人一样,没有太耀眼的角色,但至少这个家平安,也至少有三次到五次朋友们会一起分享他们的幸福:一次是婚礼的时候,还有两次是生了两个儿子。再还有两次,两个儿子各娶了老婆,人们会过来唱歌,吃饭,喝葡萄酒,闹新房……

我们的人生也是这样。普通,平静,虽有些许不顺,但总有一些高兴。如果没有意外,我们将一辈子这样过下去。这样过一辈子有什么不好吗?当然没有,事实上多数人就这样过了一辈子。但是这样的人生,会叫我们误以为,这就是上帝把我们放在世界上走一遭的全部的意义。而事实上,上帝要给我们的生命的蓝图,却远远大过这张标准的全家福。

 

当我不是谁的妻子、不是谁的妈的时候,我是谁?

换句话说,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当我们生命原本的中心,某个人,某个位置,某个身份,某种生活方式,突然消失的时候,——这个时候,我还是谁?

这个问题,我们不能回避。人生或早或晚或这样或那样总有缺失。问题是,借着缺失,上帝到底要带我们去到哪里呢?

 

当拿俄米这个某人的妻子某人的母亲,一个一个失去了亲人,失去所有提供她身份的名字,她开始想起自己最初的家:伯利恒,一个属神的家。

她说:我要回家。

她曾经跟着一个完整的家离开了神的家而去到没有神的地方,而现在当她的家支离破碎了,她却转回向着真正的祝福归来。

也许,正是我们的不圆满,才叫我们看见人生的真相,以至可以回到真正的唯一的圆满。

 

事实上,一切我们所倚靠来定义自己身份的事物,都会变化。唯有神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依靠。无论你现在被称作是谁,都仍然要先归回“神的儿女”这唯一不会改变的身份。并且,我们还会看见,上帝要在这个身份中,为着你、也是借着你,成就更大的事。这是想都想不到的美好。

拿俄米的故事就是这样,开始了她真正的精彩。

 

我们看到,上帝为她预备了一位不离不弃的儿媳妇路得,一个同样失去身份的外邦女子,执意跟随她说:你的神就是我的神。——她们回到家乡,就在拿俄米的指引下,路得一步步找到了她的幸福,成功地得到一个爱她的亲属波阿斯娶她为妻,赎回了拿俄米全家的产业。最精彩的是,路得和波阿斯结婚生了儿子,起名俄备得,这个孩子,就是大卫的祖父,而耶稣基督,被称作是大卫的子孙。这张主耶稣的家谱上,永远地记下了外邦女子路得的名字。

 

这两个失去地上身份的寡妇,回到上帝的家中,成为上帝救赎计划中的一环。神要在他心意中为你我成全的,实在是一个更深远的生命的祝福。

拿俄米曾以为自己一无所有,却在她年迈的日子,以她生命的阅历和智慧成全了她的儿媳妇,就在成全他人的生命中,她自己的人生也被成全了。

 

或许,我们都是拿俄米,都曾经历破碎,但一定有一个路得为你预备,借着她让拿俄米得了祝福;或许我们也都是路得,在我们生命里有一个像拿俄米那样的长辈为我们预备,好成为我们的引领,进入上帝在我们身上那长长远远的祝福,把我们放在想都想不到的神国度荣耀的计划中!

 

这就是我今天与你分享的信息。关乎一个母亲,一个女人;

一个失去的人,一个归回上帝而重新得到的人;一个开始进入更加丰盛祝福的人,也是一个传递祝福的人;一个在成全他人中、被上帝成全的人。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挑两筐马铃薯Press On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