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On

Restore Rebuild Renovate

布伯在《我与你》一书中写到"人生不是及物动词的囚徒。那总需事物为对象的活动并非人生之全部内容。我感觉某物,我知觉某物,我想像某物,我意欲某物,我体味某物,我思想某物—凡此种种绝对构不成人生。凡此种种皆是“它”之国度的根基。然则“你”之国度却有迥异的根基。"

忍不住大笑。他所列举的一切岂不正是如今充斥于内容和价值观的事物吗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