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W👑✞

所以,我们作基督的使者,就好像 神藉我们劝你们一般。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 神和好。

爱情的出路不在爱情本身(转载)

作者:叶子

惊醒在半夜三点过,炸雷很响,仿佛在耳边。

放赞美诗,竟然没有感觉。内心似乎是荒凉的一片。主爱在哪里呢?或者,我对主的爱在哪里呢?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寻求人的安慰?想起前些年在梦中惊厥醒了,总是手伸向电话,拨动那个我认为不管怎样都应该爱我的人的号码,絮絮叨叨求他安慰,然后睡去。

头脑清醒起来,于是打开笔记本,随便翻的时候,点开一首《英国病人》主题曲As far as Florence,眼泪就滑下来。

多年前看这部电影,觉得它是史诗,透着对战争、爱情何为道德与不道德的质问,相当颠覆主旋律,在那些我个人主义至上的年岁里似乎替我呐喊。尽管感受绝望,也赋予凄美,一如自己的人生。

那时,我是个怀疑论者,否定了诸多追求的意义,有点愤世嫉俗。对于government, patriotism, war, despotism...,我只想说去他什么的,恨不得爆个粗口以表达我的态度。或者说,那时,爱情成为我人生的最大意义。看《英国病人》时,感叹就算是死在这样的爱情里,也是心甘,至少没有让我觉得白白活过。

因为杜拉斯说,爱情不是一蔬一饭,是平凡生活里的英雄梦想。

于是,这个爱情的梦想支撑了我许久,对人对己,我高标准严要求,披荆斩棘,  在跌跌撞撞很多年, 并且没有死成以后,我才从另一个层面去理解了:杜拉斯说得对,梦想就是梦想,远离现实。你要是相信韩剧里拍得唯美的爱情,就不如趁热恋的时候就赶快死去,以免它变质。而杜拉斯本人的实践,也是越追求就越无望,最后干脆死在绝望里。

环顾周遭,追求爱情,要么就如电影里的英国病人,在爱情里自绝;要么就在日渐琐碎中,灭了爱情,枯干的活着。

到最后,我发现这两者我都不想要。

于是,辗转在黑夜里,电话就在枕边,却不再去拨给谁。因为人生的支撑,原来也不在爱情里。

那么,人生的支撑在哪里?我感到自己陷入巨大的虚无。

没多久,读到《圣经.创世纪》里雅各和拉结的爱情故事。创世纪的第29章,雅各遇见拉结,为着她而服侍她父亲拉班七年,他因为深爱拉结,就看这七年如同几天。却在新婚后发现被岳父拉班欺哄,妻子不是拉结,是姐姐利亚!于是为了得到拉结,雅各答应了岳父再服侍七年。雅各娶了姐妹俩,爱拉结胜过爱利亚。虽然利亚生养众多,雅各又被动的再纳妾,一生境遇不断变化,对拉结的爱却始终未改变。

初读圣经旧约,总对亚伯拉罕、雅各娶妾耿耿于怀。他们虽爱妻子,却要娶妾,上帝还大大赐福给他们。我愤愤不平,觉得似乎自己比上帝更公义,应该给他们扣上一个不忠贞的大帽子。可见我对爱情有相当的洁癖。

当我慢慢去思考那些年代娶妾成风的背景,并在新约中被提醒上帝并不喜悦他们这样的行为时,我总算可以凑合着从撒拉和拉结角度去理解他们的爱情。拉结应该感觉很幸福吧,被一个男人这样锲而不舍的宠爱着,雅各是被动娶妾而真爱始终是她啊。

但实际却是:在拉结这方,雅各的爱情并非她的拯救,婚后的拉结嫉妒、苦毒、性格乖张;在雅各这方,这爱情带给他自己的是痛苦、纠纷、伤害,爱情亦不是他的拯救。感叹《圣经》毕竟不是偶像剧,它没有把爱情唯美化。

拉结没有像丈夫那样对耶和华上帝全然倚靠,比如她私藏别神的像。她的爱情是短见的,她的逻辑是:生养孩子可以保卫爱情,爱情和孩子才足以证明自己的价值。因为不能生养众多,她无法接纳自己,无法相信丈夫仍然深爱自己,活在无价值之中,她的人生就是一个悲剧。而雅各的逻辑是相反的:他有价值是因为他知道耶和华上帝与他同在,所以尽管被哥哥追杀,尽管被妻妾矛盾折磨,神是他唯一的执着,神因此也赐福于他。雅各虽爱拉结,并不执着,否则当拉结难产而死的时候他就应当毁掉自己随她去死了。

爱情,在拉结那里是终结的,她早已失去对雅各的真爱,剩下的,只是对他的控制,以控制来获得关系中的安全感。爱情却在雅各那里得到成全,他对拉结的爱,至始至终并未改变过,尽管她无法生养众多,尽管她性情乖张。 

爱情的出路,原来并不在爱情本身。

记得信主后有朋友问我,你难道觉得过往的追求没有意义吗?比如你曾酷爱的独自背包旅行、爬雪山?我只能坦诚的回答:唯一的意义,就是发现这些追求并不带来终极的意义,它们帮助我做了排除选项。

追求爱情,也是如此。

人心,比大自然更复杂、更难以征服。我原来总是觉得:当爱情中的伤害发生,我不需要对方的饶恕,我也不准备去饶恕对方。退出关系后的挥别是一种唯一可能的饶恕,因为,于己于人,凭什么去饶恕?你凭什么饶恕我,我又凭着什么饶恕你?我不相信自己和对方有足够善良的力量去饶恕。即或有,伤害已经发生,去饶恕,公义又何在?

圣经中说:没有义人,连一个也没有。但是整部圣经都指向一个第三方——给不完美人性中的爱情关系带来出路的第三方——是上帝道成肉身的独生子耶稣基督,祂是爱和饶恕的力量源头、并成全了公义。要恢复其他一切的人际关系,亦是如此。或许你会说,谈何容易,是的,不容易,所以无罪的耶稣死在了十字架上,成为了恢复一切完美关系的中保。爱和公义,在十字架上得以双全。

半夜炸雷之后醒来,我并未去拨远在大理的丈夫的电话,尽管我有害怕,也想得到他的安慰。但我知道,在缺乏的状态里,他的话语并不会真正安慰到我。听着雷声,开了灯,我只是看了一眼电话。然后我祷告,听赞美诗,读圣经,开始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就已经恢复了平安和喜乐。

爱情的出路,并不在爱情本身。当你执着于爱情,要么你毁了爱情,要么爱情毁了你。除了亚伯拉罕的神、雅各的神你应当执着,其他人生一切的执着,都是枉然。

借着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来发问:生存还是毁灭?这是个问题。

你怎么选择?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