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的时代

Necessity is the mother of invention

以前不喜欢山丘,那个时候确实听不懂李宗盛。现在听懂了,但还是不喜欢歌词中的那种中产阶级特有的丧,简称中特丧。

更喜欢迪兰·托马斯的风格:
“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
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;
怒斥,怒斥光明的消逝。”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