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4的时代

Necessity is the mother of invention
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忽然能看懂Mark Rothko了,他的画让人感到平静,也可能最近真的不喜欢线条。

最后三张图是夹带识货的达利,实在爱他的疯狂。画格子画的蒙得里安也不错,但是现代派画家里,我最爱的可能还是达利了吧。

评论

热度(5)